钢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西贪官落马引发煤管行业海啸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38:55 阅读: 来源:钢坯厂家

山西贪官落马引发煤管行业"海啸"

自5月份以来,所有在煤炭行业“淘金”的人,都被一连串的事情震惊了。作为产煤大省的山西,有多个煤炭管理、安监部门的官员被纪检、检察机关“双规”、羁押、调查,翻身落马。大规模查处煤监系统官员,在我省历史上尚属首次,查处力度前所未有。

其中,山西省煤炭安全监察局技术装备处处长刁岷的案件尤为引人注目。

刁岷的办公室门上贴着检察机关贴上的封条

A 办公室搜出大量现金

省煤炭安监局技术装备处负责煤矿的多项审批事宜,对煤矿大型设备的合格与否进行检查、监察,其中煤矿安全评价机构资质审查和煤矿设备检测机构资质审查是最主要的工作,和全省各市煤管部门的联系也最多。

7月10日,记者来到省煤炭安监局,看到四楼技装处原处长刁岷的办公室门上,贴着一张检察机关7月4日刚贴上的封条。

经过朋友介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安监局官员谈起了他所知道的情况。检察机关是在今年4月底对刁岷的办公室进行突击搜查的,共搜出现金约400万元,还有一些存折,据说数目十分惊人。刁岷的办公室4月30日被检察机关查封,人也被带走接受调查。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办案人员来他办公室搜查了好几次,记者见到的这张封条就是检察机关最近一次搜查后贴上去的。

刁岷所收的大量现金到底从何而来?检察机关正在调查。

B 装备处长的另一面

“听说老刁出了事,我们都吃了一惊,反差太大了,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省煤炭安监局和刁岷一起工作的一位官员说。

刁岷到明年1月份就到龄卸任,他是一位干了多年的老处长,平时为人十分低调,不抽烟、不喝酒,衣着朴素,没有发现他有其他不良嗜好。

据知情者透露,省煤炭安监局技装处共有7名工作人员,刁岷对大家要求十分严格,工作上也勤勤恳恳,赢得了大家的尊重,每次民意调查都不错。

刁岷的家里也十分俭朴,至今还用着上世纪70年代自己打制的家具,爱人也在省煤炭安监局工作,两人的工资收入一年就可达10多万元,儿子在北京读研究生,应该说没有太需要花钱的地方。前一段时间单位集资建房,刁岷还从银行贷了10多万元的款。

放在办公室里的大量现金,就码得整整齐齐放在办公柜里,被检察机关搜出后,所有熟知刁岷的人都深感吃惊和意外。

C 利剑直指“官煤勾结”

左云矿难发生以后,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李毅中曾怒斥“官煤勾结”。中央这次表态后,山西雷厉风行,11个市主要产煤大县皆有“煤官”被羁押或调查,在煤炭监察系统所引起的震动,不亚于一次“海啸”。

据悉,刁岷案发和山西煤炭设计院的一起腐败案有关。检察机关在查处山西煤炭设计院的一起案子时,一名当事人供认曾向刁岷行贿4万元。正当刁岷准备退还这4万元时,检察人员找到了刁岷,刁岷大为惊慌,供认自己有多次受贿行为,并承认自己替小矿主办理安全生产许可证时收了钱,在向煤矿推销矿山设备时拿了回扣。

“刁岷案给安监部门敲响了警钟。安监部门个别人员在利益的驱动下,漠视煤矿安全生产条件,胡乱发放安全生产许可证,表面上程序合法,背后却隐藏着程度不同的腐败,也给煤矿安全生产埋下了极大的隐患。”有关部门一位知情人士说。5月18日发生特大煤矿透水事故的山西左云新井煤矿,就是个“六证齐全”的矿。

紧接着,一批“煤官”陆续落马。几乎与此同时,吕梁市煤炭安监局局长吉庆山被中纪委调查组调查,涉及多名前任、现任市领导被中纪委调查组讯问;灵石县安监局局长杨丰收被羁押,检察机关突击搜查杨的不明财产至少有500余万元;太原市煤炭局行业处处长丁庆滢被检察机关带走审查;太原市晋源区安监局局长曹庆怀也被检察机关羁押,案情正在进一步查处之中;主要产煤地大同市,自左云矿难发生后,一批政府官员涉案落马,包括安监站长在内的大小“煤官”都被调查……来自太原市晋源区的煤老板张俊威(化名)听到这个消息心情比较复杂,他曾托人给自己煤矿办事,钱花出去不少,事儿还没有眉目,办事的人却被关起来了,“这钱不知道能否收回来?”张俊威忧心忡忡。

这么多的“煤官”出事后,我省各级煤炭、安监等部门亡羊补牢,在各自部门组织大家学习,吸取教训。省安监局纪检委的高女士说:“我们大会小会学习不断,领导也把各种利害讲得很清楚。”

省社会科学院一位研究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人们向来认为腐败是除了贪官外人人痛恨的行为,可在现实生活中,腐败已经形成了一个利益辐射源,许多行业和个人从腐败中直接分利。这次政府痛下决心,查处监管部门的腐败分子,可以说意义深远。

这位研究员说,查处“官煤勾结”,就是要有壮士断臂的决心。在金钱的诱惑下,多起煤矿事故都“大道无形”,一些地方黑口子的开采依然肆无忌惮,煤矿经营审批、许可证制度在违规煤老板的“成功”运作下形同虚设。要斩断利益链,必须查清利益链在哪里,谁在利益链中,否则整治“官煤勾结”就会流于形式,成为空谈。像省煤炭安监局技装处处长刁岷这样的案件,谁在给他送钱?送出这么多的现金又能得到多少回报?这些都应该让人们知情。

这次“煤官”的大面积落马,让老百姓看到了彻底根治“官煤勾结”和清除煤炭商业贿赂的一丝曙光,省检察院反贪局一位检察官意味深长地说:“战役才刚刚打响。”

美女动态

美乳人体艺术

黑丝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