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啦啦队女生的悲催一课[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4:19 阅读: 来源:钢坯厂家

不管是否愿意,生活都会以它的方式来给你上一课。

上初中的时候,听从爸妈的安排,我加入了学校的啦啦队。我想不就是穿着小短裙在那里挥动丝球嘛。我们学校不大,参加啦啦队并不用试演。为了安全,我们也不用组成“金字塔”造型和进行任何杂技类的高难度动作。我想只要跟着大家练习简单的舞步,大声呼喊和鼓掌即可。

接触多了,我才发现训练远没想象中容易。即使很简单的变化,也因为频繁改变动作,需要手与眼高度地协调。我总是比其他女孩慢上一到两拍,于是有幸得到教练惠顾,让我在进行每周一次的训练以前,提前半个小时赶到场地接受一对一的单独指导。

我没有同队女生那样喜欢热闹,她们看起来是那么活泼。我从来没有跟她们中的任何一个煲过电话粥,也没去别人家里玩过。我的衣柜里塞的多是过时的衣服,还有很多各个公园的纪念品,而这些都不是我的队友感兴趣的东西。退意时时萦绕着我,可是怎么向爸妈交代呢?还真是令我头疼的问题。

在校际啦啦队大赛的前一天,因为男生打比赛的缘故,我们在体育馆旁边的餐厅进行彩排。彩排一结束,好多女孩立刻跑去看男生的比赛,她们可不会放弃这个观察异性的好机会。

我对篮球没兴趣,但也不想在停车场上像个傻子一样只等着老妈的到来。我在餐厅通往体育馆之间的走廊里来回踱着步,想着正式比赛时一定不能拉大家的后腿。

这时候有个清脆的嗓音如小蛇般地钻进我的耳中,“你们看见刚才训练时伊丽莎白穿了什么吗?”

我本能地停下脚步,屏住了呼吸。

“那些画着笑脸的恶心短裤?感觉是10年前流行的吧。真不知道她为什么加入咱们队呢?”这是金发美女克里斯蒂娜的声音,显然她对刚才凯蒂的话很认同。

“她太恶心了,看见她别人不泄气才怪。你们看见在曼波舞曲那一段,她是怎么摆动屁股的吗?我看要是咱们队输了,绝对是她的原因。”凯蒂又开始发表她的高论了。

我感觉胃里翻江倒海地难受,她们的话就像一记重拳,打在了我的胃上。一瞬间整个走廊就像能吸入一切的黑洞,时间和空间在我眼中都变得模糊了。

等等,她们的对话还没有结束。这时候第三个声音响起了,是茉莉。她是啦啦队的队长,不仅加入最早,而且还是最时髦的女孩。我们学校唯一允许女生使用的化妆品就是护唇膏,而她总是第一个使用新品的人。只听她说:“我敢说她的衣服都是地摊货。”

“是啊,不知道哪个旮旯里弄来的。还带着一股腐臭味呢!”克里斯蒂娜的嗓音真尖,像针一样地扎在了我的心上。

她们打开话匣子,以我为主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事实上,我的衣服多是从妈妈朋友的女儿那里拿来的,我也很爱干净,我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这样攻击我。我看了看身上的短裤,那是我最后一次穿它,虽然它曾经是我的最爱。

我从后门悄悄地溜走了。我想不通为什么会发生刚才的那一幕。我从来没跟队员走得很近,但是我绝对想象不到她们会在背后这样议论我,受侮辱的感觉将我包围。妈妈看见我的时候,我刚刚擦完眼泪。她说你的脸色怎么这样不好?我摇摇头,没有回答她的问话。

回家的路显得那么漫长:对待别人的羞辱,我并不陌生。艾琳是我从幼儿园到中学的同学,她从小就经常欺负我。抓我头发,撕我课本,往我身上倒水。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搞点恶作剧出来,而那个受整的对象总是我。但是在我眼里,艾琳就是个小丑,她的所有攻击就像投到我身上的小球,被我弹开了。可是这次不同了,原来一个人的羞辱和一群人的攻击是不一样的。

那一晚,我彻夜未眠。我在想自己是否要在比赛前一秒退出,给她们来个措施不及。但我还是去了,我不希望让父母失望。

比赛一结束我就离开了啦啦队,但是在那里学到的东西却与我如影随形:我再也没有嘲笑哪个瘦子是一张皮,或是辱骂胖子是一堵墙,更没跟着他人给谁喝过倒彩。因为我知道了语言原来也可以成为致命的武器,伤人于无形。我不愿意成为他人人生舞台上,哪怕稍微不和谐的那个背景音。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