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萦绕在校园的秘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0:25 阅读: 来源:钢坯厂家

A市第一中学分校正在建设中,转眼间到了学生开学的时候,由于新生过多,学校不得不让学生住校学习。  这所学校建在A市最南面,据说原先是窑厂,死了很多人,一直荒废着,第一中学急需建设分校,以极少的价钱买下这片地,几个月的时间就把学校的一期建设竣工了。学校的建筑是欧式风格,虽然二期工程还没有竣工,依稀可见土堆和石子,但是整体显得特别气派。这所学校临近公路,不远处还有一座立交桥,路人站在立交桥上俯视学校,俨然是一道风景线。  9月1号,开学的日子。小溪跟随爸妈来到学校报道,当时学校的大门都没有建,通往学校大门的小路泥泞不堪昨晚下过一场雨。来到教学楼,一楼的103房间是缴费处,交完费用,小溪和爸妈就去了宿舍,好一会才把宿舍收拾妥当。所有的事情都差不多了,小溪送爸妈出了学校,自己去了教室。大家都在忙活着互相认识对方,讨论着学校的设施,想像学校竣工后的辉煌景象。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学校的工程也完工了,学校的路平了,水清了,湖边还种了一排柳树,学校还为学生设立了早读园,绿树成荫。  小溪和其他同学一样特别喜欢学校的建筑物,感觉在这所学校读书特别自豪。不知你们听说过没有,每一个学校似乎都有一个关于它的传说。小溪听本班男生说学校以前是窑厂,在民国时期死了很多人,有的还被活埋了,死相极惨!而且他们男生宿舍住最后一栋楼的男生到夜里经常听到有女人在哭泣,特别恐怖。小溪听说后没怎么当回事,心想哪个学校都会流传这种事情,不知道又是哪个男生编的吓唬女生。但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小溪经常听同学说谁谁在晚上看到湖中央有个穿红色旗袍的女人飘啊飘的,一会就不见了。还有人说有一回宿舍晚了,经过操场,见到一个穿红色旗袍的女人在那飘来飘去因为操场距地面有距离,看不到她的腿,只看到在移动,当时还奇怪呢,大冬天谁穿旗袍啊,因为急着回宿舍也没多想。甚至有人说,有一个音乐生提早回宿舍,在水房洗脸听到有人叫她,一回头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到醒来的时候发现躺在自己的床上,好多同学问她怎么了,怎么躺在水房的地板上,重要的是穿着红色旗袍。但是她怎么也回想不起转过头后的事情。小溪听到越来越多类似的传言,心里不得不犯起嘀咕来,晚上回宿舍也不敢单独行动,天一黑就和同学呆在教室,不敢去湖边和操场散步,晚自习一下课就马上回宿舍。  时间过了许久,小溪听到这样的传言渐渐的少了,也就放松了警惕,渐渐地就把原来听说的传言抛之脑后,整天打打闹闹嘻嘻哈哈的。转眼间又到了快放暑假的日子,同学们都规划着暑假去哪里玩,校园里特别热闹,尤其是晚自习时间。这天小溪和她的两个好朋友一飞和思雨在一起聊天,起初她们聊得很投机,后来小溪和一飞不知哪里说错话了,惹到思雨了,导致最后三人不欢而散。三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起书来,没过多久,思雨拿起书包狠狠地就出去了,小溪和一飞因气不过跑出去看看,看到思雨朝宿舍楼走去。一飞说“哼,本来就是她的错,还给我们甩脸看,走就走,我才不管你呢!”“就是,一副大小姐脾气!提前回宿舍就不怕撞见鬼!”小溪也很气愤,“走,我们回教室吧,不管她!”小溪和一飞都回到了教室,继续聊了起来。  聊了一会,小溪显得有些不放心,想去看看思雨,她们毕竟是好朋友,现在还不是放学的时间,她一人回宿舍不安全,一飞也有些担心。“我们还是去看看吧”小溪和一飞,就匆匆下了楼,朝宿舍楼走去,操场是去宿舍楼的必经地,两人经过操场,一个人也没有,两人有些害怕,大步的朝宿舍楼跑去。两人一口气跑到宿舍楼前,互相看对方一眼,走进了宿舍楼。小溪推开了宿舍楼的玻璃门,见到宿管老师的灯亮着,问到“老师,你刚刚看到一个女孩子上去了吗,挺高的。”“恩,有一个女孩子上去了”小溪和一飞两人赶紧向楼上跑思雨和一飞同宿舍的,她们住的是两人间,在六楼顶层。两人气喘吁吁的跑到六楼,看到宿舍的灯是亮着的,两人大舒了一口气,直径走到611房间,“砰砰砰”“砰砰砰”没有人来开门,“思雨,你开开门,我是小溪”房间里仍然没有动静,“思雨,你快点开门,我们两都来找你了,你还这样,你不开我踹门进去了哈!”一飞大叫着,还是没有人开门,“小溪,我有钥匙,我来开门,进去了咱俩再收拾她”。一飞掏出钥匙,但怎么也打不开,“是不是拿错钥匙?”“不应该啊,平时特别好开啊”一飞试来试去还是没有打开门,这可把一飞气坏了,朝着门猛地踹起来,门依旧没有打开。“她想怎么着吧!装聋是吧!我们走!”一飞牵着小溪的手刚要离开,这时候,门砰的一声开了,小溪和一飞两人同时扭头朝房间望去,一飞本想破口大骂的嘴瞬间被秒杀了,她们两个想中魔了一样,没有任何表情,时间暂停了几秒后两人“手舞足蹈”起来,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分不清方向,两人跌跌撞撞的下了楼……  这时候,晚自习下课的铃声响了,同学陆陆续续的回来了,人也多了起来,寂静的宿舍变的热闹起来,小溪和一飞也冷静了下来。“我们看错了吧!”“恩,也许吧!我们再去看看吧!”“恩,好”,两人又一次来到611门口,刚才敞开的门再一次禁闭了,钥匙依旧没有打开。小溪跑下楼去找宿管老师,老师来了也没有打开,老师让一飞去别的宿舍住一晚,明天再说,但是…… “老师,思雨还在里面”“那怎么不让她开门,不对啊,外面这么吵她应该听得到啊,怎么回事?”两人什么也没有说,宿管老师找来了保卫处的老师和班主任,但是无论怎么开门还是没有动静,就在大家泄气的时候,门碰的一声又开了,小溪和一飞同时尖叫起来,老师们很是纳闷,叫她们别吵,她们安静下来朝房间看看,但是什么也没有,两人又对视了几秒。映入我们眼帘的是思雨的床上有东西用红色棉被裹着,当时我们都很害怕,还是保卫处的老师掀开了棉被,谁都想不到,思雨安静的躺在床上,平稳的呼吸,像睡着了一样。“思雨,你在宿舍还这么装神弄鬼的,吓死我了,好了,你别装睡了,起来吧!”一飞大叫着,但是思雨还是平稳躺在那里,任凭老师们怎么叫也不醒。班主任坐在她的身边轻轻的摇晃着她,突然,思雨猛地坐起来,双手掐住了班主任的脖子,班主任喘不过气来,保卫处的老师们都来帮忙。从思雨凶狠的眼神中看得出,她想置班主任于死地。“让让”小溪一边喊一边端了一盆水,哗的倒在了思雨的头上,思雨并没有终止自己的行为,似乎比刚才跟凶猛了。“你干什么!”“小说里看的!”这时保卫处的老师扇了思雨一个巴掌,瞬间思雨像没了电的玩具一样,不动了,但是深情还是呆滞的。老师们一直不停的问她怎么了,突然她大哭起来,班主任抱过她“没事!现在没事了,不哭了!”现场所有人都在看着思雨,“我和一飞小溪吵架后回到宿舍想睡觉,来到宿舍准备换衣服,但听到有人叫我,我回头看,什么也没有,就在那时,有东西掐住了我的脖子,再后来我就不知道了,呜呜呜呜”。一飞和小溪互望对方一眼,没有说话。就在这一回,611的门外聚集了好多看热闹的学生,“好了,同学们别看了,都回去睡觉吧,没事!”同学们渐渐的都走了。那一夜,宿舍没有熄灯,一飞去了小溪的宿舍住,思雨和班主任走了,611的灯开了一夜。  第二天,思雨没有来上课,她退了学。一周后一飞和小溪也转学了。学校里知道此事的人并不多,学生们也不知道她们转学的原因,这件事情很快就在学校里淡忘了。  只有小溪和一飞知道,她们看见的是她们这一生都无法忘记的。611的门砰的一声开了,她们看见思雨穿着睡衣安静的躺在床上,身旁没有任何被褥,而在思雨的旁边站着一个穿红色旗袍的女人,准确的说不应该是站,而是悬在思雨的头上……611的门在第二次砰的打开时,思雨是被一床红色棉被裹着的,身上穿的是红色的旗袍。一飞清楚的记得她们两个谁都没有红色的棉被和红色的旗袍,而且思雨最讨厌红色,由于身材原因也从不穿裙子。这一切她们谁也没有告诉,这个秘密永远的留在她们心里,留在校园。  多年以后小溪和一飞再次来到这所学校,学校好多地方都变了,男女生的宿舍也调换了,教学楼的中央修了两个小花园,听在校的学生说,从上面看,小花园的形状是八卦状,而且小溪原来的班主任在她们转学后不久就调动工作走了。至于那个穿红色旗袍的女人,谁也不知道她的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